我的生活

我只是这世界
我只是生生流转的
浩瀚海洋上的一束波光

仅仅在这一世
我是这女人的丈夫
孩子的父亲
也曾长久地生活在双亲身边

像遭到串肠河遗弃的漩涡
一个寒冷的漩涡,消失

一条狗,打扮一下,爬上岸

1997